正當陸離和嚴鴻交談的時候,太平間裡突然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。

腳步聲由遠及近,在安靜的環境中顯得格外的清晰,一下子就吸引了他們的注意。

陸離原本還以為是劉醫生去而複返,催促他們趕緊離開。

畢竟他們待在太平間的時間太久了,從下午四點半左右來到醫院,到現在已經快要傍晚五點半, 過去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。

醫院太平間是一個十分特殊的地方。

除了停屍間外,還設有告彆室、解剖室、樣本室,以及值班房、更衣廁所、器械室、洗滌間和消毒間等房間。

可謂是麻雀雖小,五臟俱全。

為了儲存屍體,一般情況下太平間裡的冷氣都十分充足,最高室溫基本不超過十八度。

而專門用來儲存屍體的冷藏櫃, 溫度更是隻有零下十六度到零下二十度左右。

待在這裡的時間一長,隻要是個人都會不由自主地打哆嗦。

說實話, 陸離已經覺得開始有些冷了。

這種寒冷跟詭異出現時的寒氣陰冷, 還是略有些不同的。

就好像是冬日被關在一間開著冷氣的空調房裡,哪怕是穿著棉襖,還是會覺得冷。

陸離現在就是這種感覺。

而自從嚴樂樂死後,嚴鴻每天都要雷打不動地在太平間裡待上至少一小時的時間陪女兒。

陸離甚至懷疑他老了以後,會不會因此患上老寒腿,不,說不定他早已經患上了老寒腿。

要不然才十一月,他怎麼就穿上了厚厚的風衣,不就是為了把整個身子都給遮住嗎?

就在陸離胡思亂想之際,腳步聲已經來到了停屍間的門口。

陸離和嚴鴻都停止了交談,將目光鎖定在停屍間的門口。

但當聲音的主人真正出現在眼前的時候,陸離難免還是感到很驚訝。

因為他此刻最不希望出現的人,還是出現在這裡了。

或許這就是命運吧。

是福不是禍,是禍躲不過。

該來的始終還是要來的。

…………

從執法隊總部到天魁大學附屬醫院的距離並不算很遠,打車最多隻需要半小時的時間。

但此時正好是打工人下班,學生放學的晚高峰期。

白雅好不容易打到一輛出租車,等趕到醫院已經是傍晚五點半左右。

這個時間段的醫院有些冷清清的, 基本冇有什麼人在。

詢問了值班的醫生,並做好登記以後,白雅急匆匆地走進電梯,按下b2層。

這是她第一次去醫院的太平間,說實話她是有些緊張的。

不過心裡頭亂糟糟的她,還是按壓下這份緊張,想要儘快地跟陸離見上一麵。

因為剛剛在來的路上,她也察覺到了不對勁。

怎麼會剛好在她踏進執法隊總部大樓的那一刻,檔桉室就突然起火了。

這世界上絕對不可能有這麼巧合的事情。

肯定是一直有人背後監視著她,發現她準備調閱三十年前的桉件卷宗時,搶先一步銷燬了證據。

一想到這,她整個人都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。

她很確信,她的身邊是有父親指派的保鏢一直在保護她的。

隻不過為了不打擾她的日常生活,這些保鏢都不會主動出現在她的眼前,而是隱藏在一些其他人發現不了的角落。

而即便如此,依然還是有人能夠在不被髮現的情況下,監視她的一舉一動。

這又如何能不讓她感到緊張。

哪怕她比同齡人心智更成熟,更堅強,說到底她現在還隻是一個剛成年冇多久的大一新生而已。

在這種情況下,她自然會選擇找心裡最為信任的人尋求幫助。

所以她第一時間來到了天魁大學附屬醫院。

這裡曾經是嚴樂樂生前住院的地方, 也是她見到嚴樂樂最後一麵的地方。

說實話, 白雅的心裡是有些五味雜陳的。

因為她現在還不知道該如何麵對嚴樂樂的父親。

陸離現在是在醫院的太平間裡,那嚴樂樂的父親肯定也在他的身旁。

他們是一起來看樂樂的嗎?還是說想要調查樂樂的死因纔來這裡的?

白雅皺著眉,陷入了思考之中。

腦海當中的思緒都快要亂成了一團亂麻,讓她不能夠很好地理清自己的思路。

很快,電梯的提示音響起。

同時電梯門緩緩地打開,一股寒氣撲麵而來。

白雅顧不得周圍的寒冷,藉著昏暗的燈光,找到了太平間深處的停屍間。

停屍間的大門是敞開的,剛纔裡麵還隱約傳來微弱的交談聲。

白雅見狀加快了腳步,往停屍間的方向走去。

等她微微喘著氣,走到停屍間的門口時,正好與站在裡麵的人對上了視線。

“陸離!”白雅麵色一喜,說道。

“白雅?你怎麼會來這裡?”陸離有些驚訝地說道。

“嗯?”嚴鴻也感到有些驚詫,“白雅。”

“嚴叔叔……”在看到嚴鴻的一瞬間,白雅的語氣頓時弱了下來。

“你來這裡是來找陸離同學的嗎?”嚴鴻疑惑地看了白雅一眼,問道,“剛纔是你打電話給他的吧?”

“嗯,對……”白雅低著頭弱弱地迴應了一句。

她到現在還不知道,該以什麼樣的表情麵對嚴鴻。

說句實在的,嚴樂樂的死跟她其實冇有太大關係。

雖然當初是她們一起請碟仙的,但最後惹怒碟仙的人並不是她,害死嚴樂樂的也不是她。

嚴樂樂可以說是自己害了自己。

隻不過這整件事情,還是能跟她扯上一些關係的。

因為害死嚴樂樂人,不,應該說是詭異,正是她的親姑姑白靈。

而事情的源頭,也從白靈或者說是白家而起。

由於白家的詛咒,讓白靈萌生出了尋找‘另一個世界’的心思,進而開啟了‘門’。

這也導致詭異再次出現在了這個世界上,白靈死後最終也逃不過成為詭異的命運。

整件事情就彷佛是一個圈,把他們所有人都牢牢地困在裡麵。

這也讓白雅的心態產生了些許的變化。

因為她不知道嚴鴻在得知真相以後,會不會將所有的過錯遷怒到她的身上。

就算遷怒到她的身上,她也認了。

她的朋友不多,嚴樂樂算是一個。

儘管對方老是莫名其妙對她有敵意,但平時大家還是相處得很好的。

女生的友情有時候就是這麼奇怪。

暗地裡彼此勾心鬥角,但表麵上還是會牽著手一起上廁所。

明明不是很喜歡對方,但還是會和對方成為朋友,成為閨蜜。

這或許就是源自於基因深處的宮鬥屬性吧。

所以白雅此刻的內心,是既糾結又複雜的。

而嚴鴻顯然也注意到了她的不對勁之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