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通往‘另一個世界’的通道,‘門’……”

陸離呢喃著,抬起頭正好與白雅的視線撞到了一起。

他們倆人顯然都對‘門’這個詞,有著深刻的印象。

他們之前被困在詭域裡時,大部分人都是在迷霧中,通過一扇神秘的門進入的彆墅。

而這扇神秘的門與白梧芳教授口中提到的‘門’,究竟會不會是同一扇呢?

這是他們共同想要知道的答案。

白梧芳教授顯然猜到了他們的心思, 接著說道:“我不知道你們之前遇到的門與三十年出現的‘門’是否相同,但我可以把我知道的所有事情全都告訴你們,接下來你們該如何判斷,就全靠你們自己了!”

YY

陸離和白雅同時點點頭,齊聲說道:“謝謝,白教授(奶奶)!”

白梧芳教授輕輕地點頭迴應了下, 然後又陷入了回憶當中。

三十年發生的事情影響實在太大了,光是造成的傷亡就是可怕的數字。

要不然當時域主也不可能下定決定將整個市中心區域給廢棄, 這所造成的損失幾乎是無法估量的。

所以白梧芳教授要從一件件瑣事當中, 搜尋出關鍵的資訊,其實並不容易。

尤其是事情已經過去三十年了,哪怕她對於這整件事印象深刻,但人一老記憶力也就變差了。

當時的很多細節,她現在都回憶不起來,隻能講一段,回憶一段時間。

片刻後,白梧芳教授再次開口道:“我記得靈兒在日記上一共記錄了她所完成的十三個招靈遊戲,但其實前麵十二個遊戲都是無效的,隻有最後一個遊戲纔是開啟‘門’的關鍵。”

“靈兒也是在悲劇發生了以後,才知道男人騙了她,男人之所以讓她去嘗試前麵十二個遊戲,隻不過是為了讓‘另一個世界’的她更快占據她的身體而已。”

“當進行到最後一個遊戲時,靈兒的身體幾乎已經不再受她自己控製,她的意識模糊不清,靈魂也被吞噬了大半。她接下的大部分行動,幾乎都是由‘另一個世界’的她在控製。”

“所以日記上並冇有記錄遊戲時發生了什麼, 對方又是如何把‘門’開啟的。等到靈兒的意識再次占據身體的時候,已經是災難的最末尾。”

“靈兒當時的筆跡非常潦草,我能看出來她似乎是在趕時間,想把她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寫在日記上。”

“我也是從日記上得知她原來從頭到尾都是被一個陌生的男人給騙了。那個男人接近她的目的,就是為了將‘門’開啟。她原以為開啟‘門’可以將她‘另一個世界‘的父親和弟弟召喚而來,然後一網打儘。”

“結果冇想到,門還冇有開啟,她就已經被‘另一個世界’的自己給占據了身體。男人當時告訴她這些方法的時候,說是會幫助她把‘另一個世界’來的人全部給消滅,靈兒這纔有底氣去做這些事情。”

“但最後卻成了無用功,‘門’是開啟了,可是男人卻不見了,她的身體也被‘另一個世界’的自己所占據,她也隻能乾著急。”

“直到後來靈兒傾儘全力,這才占據了上風,重新奪回了身體的控製權。但是她當時的時間已經不多了,把所有重要的東西寫在日記上後,她急著往家裡趕。”

“但誰又能想到,靈兒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車禍, 最終死在了江邊,等執法隊找到她的時候, 她正靜靜地躺在河灘上,旁邊正是她的日記本。”

“不過等我拿到靈兒日記的時候,我卻發現日記的最後一頁已經被人給撕掉了。所以我也不知道靈兒最後到底寫了些什麼,隻知道那個男人欺騙了她,以及想要關上‘門’必須要將整個市中心給廢棄。”

“這就是我知道的所有的事情了。”

白梧芳教授輕歎了一聲,終於結束了自己的回憶。

陸離和白雅聽完頓時充滿了感慨。

可是即使白梧芳教授將她知道的所有內容全盤托出,這整件事情還是不清晰,彷彿還缺失了很多內容。

‘門’究竟是怎麼被開啟的,又是怎麼被關閉的。

日記的最後一頁究竟寫了什麼。

那個戴墨鏡的陌生男人究竟去了哪裡。

白靈為何剛好在回去的路上出了車禍,究竟是人為的原因,還隻是個意外。

從日記的最後一頁莫名被人給撕掉看來,白靈遭遇到車禍應該是人為導致的,目的就是為了不讓日記上寫的事情被其他人所知曉。

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後果以後,陸離感覺到自己的思路更加混亂了。

明明答案就近在眼前,但他的眼前卻始終被迷霧所遮擋,就彷彿拚圖缺失了一角。

不過,陸離猜測他們之前遇到的門很有可能就是三十年前白靈開啟的‘門’,也就是所謂通往‘另一個世界’的通道。

三十年的悲劇由‘門’而起,也由‘門’結束。

但是真正見過‘門’的人,或許並冇有多少。

想到這,陸離突然開口問道:“白教授,那您有見過‘門’長什麼樣嗎?”

“冇有。”白梧芳教授搖了搖頭,說道,“如果非要形容的話,‘門’就跟潘多拉魔盒是一樣的。凡是見到‘門’的人,最後幾乎都死了。因為在‘門’的背後,你將會見到的是‘另一個世界’的自己。”

話音剛落,陸離頓時呆滯住了。

見到過‘門’的人,最後幾乎都死了。

但是他旁邊似乎還有一位活的好好的。

想到這,陸離轉頭看向白雅,而白雅也轉頭看向陸離,倆人的視線重合到一起,氣氛略微變得有些詭異起來。

白梧芳教授顯然也注意到了氣氛的變化,疑惑道:“小雅,我記得你之前說你也遇到了一扇‘門’對吧。”

“嗯嗯。”白雅點了點頭。

“那你在‘門’背後冇遇到‘另一個世界’的自己嗎?”

“冇有。”

“這就奇怪了,難道說你遇到的‘門’跟三十年前開啟的門不是同一扇嗎?”

“我記得靈兒在日記上提到過,‘門’會在迷霧中出現,然後會在紅月下消失來著……”白梧芳教授小聲嘀咕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