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叮!】

【支線任務進行中,請玩家做出以下選擇:】

【選項1:默默地敲碗,直至趙桂才主動離開(注:該選項風險低,但耗時可能極長)】

【選項2:打破僵局,直接出手消滅趙桂才(注:該選項可能導致任務失敗)】

【選項3:一腳踢開趙桂才的腦袋,然後帶著同伴逃離現場。(注:該選項將會引起詭異的憎恨,下次收服時, 難度將成倍劇增)】

當係統給出選項以後,陸離就知道自己此刻必須要做出選擇才行了。

是要出手將趙桂才消滅,換取玩具熊的升級。

還是先調查清楚趙桂才臨死前發生的事情,再將其收服。

這兩種選擇會導致截然不同的後果。

雖然支線任務失敗不一定會影響主線任務進行,但隻要完成了支線任務,同時也能完成主線任務的第一階段任務。

這等於說是雙贏。

更何況, 趙桂纔可能與白靈的死因有著極大關係。

趙桂才臨死前究竟在江岸邊看到了什麼, 才導致他急匆匆地想要離開。

這裡麵始終都圍繞著一個人,那個每天都在他那裡買糖的女孩子。

而這個女孩子很有可能就是白靈!

陸離隱隱感覺到趙桂才臨死前看到的,很有可能就是當年的部分真相。

但現在所有的線索都支離破碎,無法拚成一張完整的拚圖。

所以他不能夠放棄現在這個機會,完成支線任務等於是向當年的真相又邁進了一步。

即使玩具熊正處在升級的邊緣,消滅趙桂才能玩具熊直接升級到C級,傷害提升一大截。

但陸離也不可能做這種拔苗助長,自斷後路的事情。

因此他的選擇現在就隻剩下兩個,‘選項1’和‘選項3’。

而‘選項1’看似平穩,但陸離根本無法保證趙桂才何時纔會離開。

有可能是十分鐘,有可能是一小時,有可能等到快要天亮了,纔會離開。

這種不確定的因素,也會導致他們精神和體力上的消耗。

所以係統纔會提示,該選項風險低,但可能耗時極長。

想想看,你敲碗敲得手都快要斷了,結果看到身旁的詭異根本冇有離開的跡象, 你會不會崩潰?

彆人會不會崩潰,陸離不知道。

但如果再繼續這樣下去的話,程梓可能真的要崩潰了。

無頭老人的腦袋基本都是圍繞在程梓身邊轉悠的,再加上他必須不停地敲著牙齒。

這給了程梓極大的心理壓力。

儘管這纔過去不到五分鐘,但陸離能感覺到,程梓已經隱隱有些要崩潰的跡象了。

他這個可憐的小兄弟,明明是想要來鍛鍊膽量的,結果卻把自己給折磨瘋了。

為了讓程梓能夠早點脫離苦海,陸離還是覺得選擇‘選項3’更好一些。

不就是下次收服時,難度超級加倍嘛。

他不在意的。

好吧…其實他是更想試試看能把腦袋踢得多遠。

“我選擇‘選項3’。”

陸離在心裡默唸道。

接著,他轉過頭說道:“程梓,待會我倒數三聲,咱們直接就往巷口跑,聽到了嗎?”

“啊?”程梓含糊不清地迴應了一句。

還冇聽清楚陸離說什麼,他就看到對方有些興奮地扔掉筷子,站了起來。

無頭老人看到有活人的出現,自然興奮得不得了,那顆圓滾滾的腦袋張著血盆大口,彈跳起來, 就衝著陸離飛撲而去。

結果冇想到,這直接中了陸離的下懷。

腦袋剛跳到陸離的跟前,隻見他露出計劃得逞的笑容, 直接甩開腳用力地一腳踢了過去。

隻聽“砰”地一聲,腦袋被踢飛到離地麵十多米遠,逐漸向著巷子深處飛去。

腦袋一消失不見,無頭老人的軀體自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,僵硬在原地動彈不得。

等到腦袋逐漸飛遠了,無頭老人這才準備去把腦袋給追回來,但這時候已經為時已晚了。

而這整個過程隻花了不到三秒鐘。

陸離趁著這個空檔,趕緊拽著程梓往巷口跑去。

現在再不跑,等到無頭老人把腦袋追回來,那他們可就跑不了了。

程梓原本正敲著牙齒,結果他隻感覺到一陣風吹過。

轉眼間,他已經被拽著往巷口跑去了。

直到跑出了豬仔巷,他也冇有搞清楚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隻是保持著敲牙齒的動作,呆滯住了。

等看清周圍的景色後,他才斷斷續續地開口問道:“陸…陸哥,你…你剛纔乾什麼了?”

“你剛纔不是看到了嗎?把那隻詭異的腦袋給踢走了。難道你想在巷子裡敲一晚上嗎?”

程梓聞言搖了搖頭,說了句“不想”。

但話纔剛說完,陸離直接拍了拍他的背說道:“這就對了,所以我這不就選擇了這種一勞永逸的辦法嗎?”

“但是…這樣的話,那無頭老人老人難道半夜不會找來嗎?”程梓遲疑道。

陸離笑了笑說道:“要找,他也是找我,你害怕個什麼勁?”

“快走了,現在都快一點了,趕緊回家睡覺,明天早上還要上課呢!”

說著,他直接丟下還冇反應過來的程梓,一個人往前走去。

程梓東張西望看了眼四周,發現周圍陰森森的,身後的巷子裡似乎有個圓圓的東西在跳來跳去。

冷風吹得他身上的汗毛都快豎起來了。

見陸離快要走遠,他趕忙二話不說的追了上去,“陸哥,等等我!”

…………

十一月十七日,淩晨一點。

天空黯淡無光,天空不知何時下起了毛毛細雨。

陸離和程梓分開後,獨自一人走在昏暗的街道上。

程梓住校,他基本上住家裡,倆人回去的方向並不一致,所以很快就分開了。

十二點一過,路上基本看不到什麼車輛,大家都縮在家裡,這個時間段根本冇有人會想要出來。

陸離打不到車,就隻能夠自己一個人慢慢走回家裡。

老舊的路燈發出微弱的燈光,將他的影子拉的老長。

陸離走在路燈下漸行漸遠,注意力卻放在了腦海中的係統麵板上。

他剛纔雖然完成了‘選項3’,但想要完成支線任務,他必須還要調查清楚趙桂才臨死看到了什麼。

任務說明給出的方向已經很明確了,從白靈入手。

所以他明天決定要與白雅見上一麵,開誠佈公的聊一聊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