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實話,這三個選項都不是很正常。

如果可以的話,陸離其實哪一個都不想選。

他覺得自己這樣不是在作死,而是在社死。

實…實在是太羞恥了!

但冇有辦法,係統給的實在太多了。

拋開三個選項的社死程度不談,每個選項給出的獎勵還是挺有誘惑力的。

然後再綜合實際情況考慮過後,陸離最終還是選擇了選項2作為答案。

隻因為他剛剛從係統那裡知道了q幣的真正用途。

q幣作為係統認定的重要貨幣,他可謂是誌在必得。

儘管他隻有50%機會能夠得到100q幣,另外50%機會則是‘精神 1’的獎勵。

但隻要白靈同意的話,他還是能獲得充值額度的10%作為額外獎勵。

所以這一波陸離賭了,賭白靈同意充q幣!

哪怕她隻要隨便點個頭,都可以認為是同意的。

所以陸離還是有很大機會獲得獎勵的100q幣,和額外獎勵的充值額度10%q幣。

這樣加起來也算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。

隻可惜他算漏了一點。

白靈隻是個不太有智慧的C級詭異,根本聽不太懂他所說的話。

所以更不可能會對他的問題有所迴應了。

就這樣隻僵持了不到幾分鐘,陸離就敗下了陣來。

遊戲進行到這裡,所有能犯的禁忌他幾乎全都犯了。

就連陸離自己也不知道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。

他和白靈之間的距離隻有不到二十公分,抬眼就能夠看清她的全貌。

這也是他第四次與白靈近距離接觸。

每一次接觸,陸離都能重新整理對她的印象。

最開始他認為白靈隻是個模樣恐怖的C級詭異而已。

到後來他看到了白靈的真正容貌,那是猙獰傷口下的殘缺之美。

也瞭解到了白靈生前經曆過的事情。

可以說最近發生的事情幾乎都是圍繞她展開的。

這個可憐的女人,她死亡的背後究竟隱藏著怎樣的真相,纔會讓夢魘這樣強大的S級詭異也要橫插一手。

陸離發現他瞭解得越多,對白靈這個C級詭異就越難以用常理來度之。

她是結束這場遊戲的關鍵,這是毫無疑問的。

隻是有她在,他和白雅還能夠平安離開詭域嗎?

要知道C級詭異,是需要出動丙級獵靈人才能夠解決的狠角色。

而陸離雖然重生前剛好就是丙級實力的獵靈人,但他現在還冇有經過洗禮,說到底就隻是個強一點的普通人而已。

有玩具熊傍身,對付像小碟仙那樣C級中墊底的詭異還可以。

但如果是像白靈這種實力無限接近於B級的詭異,他還是冇有太大的把握。

主要這裡是詭域,是詭異們的主場。

身處於詭域裡,詭異的實力會有大幅度的上升;其他生物由於受到詭域的壓製,實力會小幅度的削弱。

這樣一來,白靈的實力很有可能暫時被提升至B級,與陸離之間又拉開了一段距離。

說又聽不懂,打又打不過,難不成就待在原地等死嗎?

陸離向來不是坐以待斃之人。

趁著白靈被他剛纔的問題所困擾,他正欲出手偷襲。

剛準備從詭異圖鑒裡呼喚出玩具熊時,突然一陣地動山搖,緊接著轟隆隆的沉悶響聲傳來。

整棟彆墅都開始變得搖搖欲墜,彷彿隨時都會倒塌。

窗戶外麵有血色的光亮照射進來,驅散了部分黑暗。

隻見原本盤旋在天魁市上空的鴉群全都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一輪血色的巨大圓月。

房間裡的其他人似乎也受到了血月的影響,不停地扭動著身體,抽搐起來。

空氣中的陰寒之氣愈演愈烈,似乎都快要突破冰點,溫度在極速下降,窗戶的玻璃上肉眼可見的覆蓋上了一層寒霜。

壯漢看到這一幕,已然已經看傻了。

上一秒還正常的活人,下一秒怎麼就變得跟惡詭一樣。

就算是變臉也冇有變得這麼快吧!

陸離和白雅雖然提前做好了準備,但還是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撼到了。

在他的印象裡,即使是兩年後詭異爆發之時,也冇有出現過血月臨空的景象。

這輪血月究竟代表著什麼?

是詭域所製造出的幻象,還是真實發生的事情?

而在血月的照射下,詭異的實力似乎也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增長。

原本還保持神智的樊老五幾人,現在全都蛻變成了冇有任何理智的詭異。

這就是血月所帶來的影響嗎?

那人類被這血色的月光照到會有什麼影響嗎?

就在陸離胡思亂想之際,地麵晃動得更加劇烈了。

好不容易穩住身子,下一秒,變成詭異的樊老五幾‘人’已經發出尖銳的嘶吼聲,撲了上來。

陸離見狀趕緊拉住白雅的手腕,往房間外麵一撤。

在後退的同時,房門順便被他給關了起來。

樊老五他們剛撲到門口,卻撲了個空,或撞或抓或咬著房門,發出劈劈啪啪的聲響,可始終都無濟於事。

房門依舊穩如泰山,冇有任何被破開的跡象。

等了幾秒鐘,確定房間裡的詭異逃不出來以後,陸離也終於鬆了一口氣,這才把手中柔弱無骨的小手給鬆開。

由於第一次被男生牽著手,白雅似乎感到有些許害羞,從剛纔開始就一直低著頭默不作聲。

著急尋找出路的陸離自然也冇有注意到白雅的異樣。

地麵仍在晃動,彆墅搖搖欲墜的也不知道還能支撐多久,窗外的血月也冇有消散的跡象。

事情好像逐漸在往壞的方向演化。

突然一股陰冷的氣息將他拉回現實,如墜冰窖般讓人瑟瑟發抖。

陸離回身,卻見白靈低垂著腦袋,淩亂的長髮遮擋住麵容,全身在輕輕地顫抖,白色的連衣裙無風自動。

看到對方的一瞬間,他的臉色頓時僵住了。

淦!怎麼忘記外頭還有一個!

剛出狼窩,又入虎穴。

看白靈現在這個樣子,似乎是在憋大招,彆等會發狂把他和白雅都全給殺了就好玩了。

陸離給了白雅一個眼神,示意對方和他一樣悄悄地離開這裡,最好不要打擾到白靈。

等距離遠一點了,再想辦法尋找離開詭域的出路。

事出突然,著實把他的計劃全都給打亂了。

隻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夢魘現在不知道在哪。

念頭剛起,陸離和白雅剛出走去冇兩步就被人給擋住了。

抬眼一看,與林芊芊長得一模一樣的夢魘正站在走廊儘頭,玩味著看著他們倆人。

血色月光的籠罩下,她似乎又多出了一絲妖冶的氣質。

陸離正欲開口,眼前卻突然一黑,再也冇有了任何意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