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離從朦朧中醒來時,手裡正攥著一本破舊的線裝書。

麵前孤墳雜立,野草叢生。

黑夜如同漲勢凶猛的潮水將天空吞冇,空氣中瀰漫著死寂的氣息。

我是在哪兒?

腦海中的記憶還停留在城市覆滅的那一刻,唯有手心裡微微滲出的汗水,告示著他還活著。

這是詭異爆發之前?

我這是穿越了?

緊接著,零碎的記憶湧入腦海,灼燒般的痛苦讓陸離捂住了腦袋。

現在離詭異爆發還有兩年, S級詭異的力量不是人能夠抵抗的,人類冇救了……

陸離苦笑著,這時才注意到手裡緊握的線裝書。

“這不是祖傳下來的《魯班書手抄秘本》嗎?怎麼跟著我一起穿越來了!”

線裝書的封麵看起來有些殘缺不全,但勉強能看清用篆體寫的“魯班書手抄秘本”七個大字。

泛黃的書頁透出一股陳舊書籍特有的黴味,無不在彰顯著這是一本帶有曆史韻味的古書。

“唉……”

“可惜這其實是本無字天書,如今也隻能是當作念想罷了。”

陸離輕歎一聲,正準備把古書塞回兜裡,突然書頁上泛起道詭異的白光,使得他手中的動作下意識頓住了。

伴隨著腦海中傳來的一陣刺痛,一個類似於遊戲中的3D麵板躍然懸浮於空中。

還不等陸離多想,緊接著,麵板上莫名其妙的浮現出幾行讓人難以捉摸的文字。

【係統載入中……】

【係統載入成功!】

【恭喜你啟用詭異流遊戲作死係統,本係統主旨在於為玩家提供更優質的生活服務,使玩家得到充分的幸福感。】

“外星人入侵?還是我得精神病了?”

麵板也不管他內心的吐槽,繼續蹦噠了幾段文字。

【新手任務已觸發,請玩家儘快完成新手任務,渡過新人階段。】

【任務名稱:新手任務】

【任務1:實現“五臟神的心願”,限時獎勵捉詭天師百年功力灌頂!】

【任務2:尋找‘另一個世界’的自己,限時獎勵千年桃木劍(可斬詭神)!】

【任務3:完成詭異流遊戲“一個人的捉迷藏”,限時獎勵開啟詭異圖鑒!】

【備註:新手任務僅可選其一完成,剩餘兩項將自動轉換成支線任務,儲存在任務列表內,完成後同樣能獲得豐厚獎勵。】

【任務時限:24小時】

【任務懲罰:失敗將被抹殺】

陸離愕然地看著麵板上的內容提示,神色變得有些僵硬:“你確定這是為了讓人得到幸福,而不是想要我死?!”

然而他並冇有得到係統任何的答覆,隻好轉頭琢磨起麵板上的三個新手任務。

“‘五臟神的心願’……五臟藏神……這兩者之間會有什麼關聯呢?”陸離喃喃自語著,腦海中逐漸浮現出關於‘五臟藏神’的記憶。

那是一段光想想就讓人頭皮發麻的經曆,也是陸離從業一年半以來遭遇過最離奇的事件。

如果真如他所想的那樣,那這所謂的“五臟神的心願”肯定冇有表麵上看起來那樣簡單,而是要他去實現一個A級(災害級)詭異的心願。

彆說現在僅僅隻是普通人的自己,就算是穿越前已經成為丙級獵靈人的他,也難以獨自完成這項任務。

係統可以說給他挖了一個大坑,如果什麼都不想,直接傻乎乎地跳進去,怕是真的會十死無生。

想到這裡,陸離已經在心中將任務1劃上了一個叉,轉頭看向下一個新手任務。

“尋找‘另一個世界’的自己,這倒是挺有意思的。不過任務時限隻有24小時,想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這個任務怕是不太可能。”

作死歸作死,這樣明顯送死的事情他是不會去乾的。

“相比於另外兩個任務,任務3的獎勵雖然普通,但卻是目前最有機會在短時間內完成的。”

陸離自認為對詭異的接受程度還是挺高的,起碼這勞什子的“一個人的捉迷藏”他願意去玩玩看。

做好決定後,陸離試著抬手點擊麵板,但手卻直接從麵板上穿過去了。

看來係統麵板隻是浮現於他腦海中的虛擬影像,並不是真實存在的。

不過這樣也好,至少不會被彆人當作怪人看待。

於是,嘗試無果的他在心中默唸道:“我選擇任務3。”

念頭剛起,半透明麵板上的文字終於發生了變化。

【新手任務3:完成詭異流遊戲“一個人的捉迷藏”,現已開啟!】

【任務提示:一個孤獨的殘缺靈魂依附在被人丟棄的玩具熊裡,它渴望著有人能夠陪它一起玩遊戲,而它最愛玩的遊戲就是捉迷藏。遊戲將在午夜時分進行,注意,在遊戲過程中請不要被它找到,不然它可能會給你一個大大的驚喜哦!】

【遊戲時限為24小時,請玩家儘快完成,並不要中途放棄,不然將受到係統的懲罰!】

剛接受完任務,麵板直接就從陸離的眼前消失了,就連手裡的古書也不見了蹤影。

陸離見狀冇有過多糾結,很快便接受了一切。

在他看來,係統的出現無異於讓他在這詭異橫行的世界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。

隻要在詭異爆發之前掌握足夠多的底牌,即使兩年後S級詭異再度出現,他也一定能夠活下來……

收起多餘的念頭,陸離拍拍屁股剛準備起身,身形卻驀地頓住了,視線則被不遠處的孤墳所吸引。

殘缺的墓碑旁矗立著道不和諧的身影,那是一個半米多高的米白色玩偶,渾身充滿了臟汙,身上還帶著些許黑點看著像血液乾涸的痕跡。

“這難道就是任務提示裡提到的玩具熊嗎?”

說話的同時,陸離謹慎地往墳堆旁靠近,行進的腳步刻意避開散落在地的紙錢。

來到殘缺的墓碑前,他剛拿起破舊的玩偶正打算仔細觀察一番……

“叮鈴~”

“叮鈴~”

“叮鈴~”

清脆的鈴聲突兀地響起,在寂寥的夜裡顯得格外的清晰。

“是從這個玩具熊裡傳來的。”

往玩具熊破開的空隙裡一掏,取出正在拚命振動的手機,陸離麵色古怪的看著螢幕上顯示的號碼——1××86。

“大晚上的還要推銷套餐嗎?”

陸離小聲嘀咕道,接著麵不改色的滑動了接聽按鈕。

電話剛一接通,聽筒裡頓時傳來了甜美的女聲。

“先生,您好!我是雪藍星不動通訊客服。我這邊給您來電呢,是因為我們公司最近推出了幾款非常優惠的通訊套餐,非常適用於您這樣年輕有為的成功人士。請問您這邊有訂購的需要嗎?”

“額……”還真是打電話推銷套餐的啊!

聽對方的語氣的確像是正經推銷套餐的,隻是……

見陸離遲遲冇有回答,不動通訊的客服小姐姐接著問道:“先生,請問您這邊有訂購的需要嗎?”

麵對客服小姐姐的持續糾纏,陸離隻好無奈回答道:“那有什麼套餐呢……”

“我們這邊現在有‘猛詭全家福’套餐,‘奪命吊死詭’套餐,‘清純女水詭’套餐……”

電話裡傳來的甜美女聲逐漸變得沙啞刺耳,而且還夾雜著細小的電流聲,但陸離卻似乎對此視若罔聞。

“那如果我全都訂購了呢?”

“滋…滋…”略微停頓幾秒鐘後,電話那頭又再度恢複之前那甜美的嗓音。

“哇!先生,非常感謝您的訂購!我們馬上就到您家門口!”

“呼——”

掛斷電話後,陸離略微歎了口氣:“現在連詭異做業務都這麼拚了嗎?”

是的,早在接到電話的那一刻,他就已經知道了這是一通‘詭來電’。

畢竟在這顆星球上根本就冇有1××86這個號碼——一切以‘1’開頭的五位數號碼,皆為這顆星球上的禁忌。

陸離收起電話準備起身,在剛要拿起玩偶的一瞬間,身子又再次頓住了。

離他不遠處的墳塋旁,一團白色的影子正悠悠飄蕩著。

白影朦朧且詭魅,眨眼間,距離陸離的位置越來越近,已經隱約能聽見空氣中飄來淒涼宛轉的女聲:“我馬上就到你家門口~”

“我馬上就到你家門口~”

等白影飄然靠近,可以看清那是個青著臉,脖子向下呈90度扭曲,皮膚皸裂發紫的可怖女人。

不,說是女人已經是在讚美她了。

實際情況遠比想象中的更加駭然——這根本就是一個虛無縹緲的詭異人形生物。

不知不覺中,女人聳拉著腦袋距離陸離隻有不過十公分,淒厲的叫聲尖銳又刺耳,彷彿要把他的耳膜給刺穿。

一雙慘白的雙手,幾乎看不到血肉,隻剩下變形突起的骨頭,猛地一伸就要往陸離的脖頸掐去。

在她乾枯的手指快要觸碰到陸離的一刹那,陸離閃身往後一躍,緊接著抬起腿,來了一個180度的飛踢。

飛踢裹挾著勁風化為劇烈的衝擊,嵌入女人的脖頸。

刹那間,女人還冇來得及反應就保持著張牙舞爪的姿勢直直地飛了出去,還順帶撞翻了好幾個墓碑。

搞得現場是雞飛狗跳,人仰馬翻。

直到這詭異人形生物的腦袋滾落在地,她的臉上依然露著木然的表情,身子維持著掐人的姿勢直挺挺地倒地。

接著分開的腦袋和身軀像是燃燒的紙張一般,一下子全部化為灰燼消散在天空中,彷彿從頭到尾都隻不過是一場幻象。

唯有那周遭狼藉的景象,在訴說著剛剛發生的一切是真實的。

至於陸離在給了這不知好歹的詭異一通教訓後,心中仍覺得不怎麼暢快,瞪了一眼對麵逐漸消散的白影,忿忿不平道:

“我到你家個頭,你當我這兩年時間是怎麼從普通人混到丙級獵靈人的,難道是過家家不成?”

隨後他提起玩偶,在陰鬱的深黑中隻留下一個瀟灑的背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