戴臨可以確定的是……

醫院的兩大派係,背後隱藏的是不同的詛咒力量。

如今來看,印無缺派係,或者說行政副院長這個職務,是忠於院長的。

而韓銘這個常務副院長派係,一定程度上,和院長是敵對的。隻不過,院長並冇有那麼全知全能,出於某種限製,無法殺死韓銘,也不能撤銷常務副院長這個職務。

因此,戴臨有一個推測。

冇有任何人允許進入院長所在的門診樓第十三層,同樣的,院長也不會來到第十三層以外的地方。

為什麼呢?

是院長為了保持神秘嗎?

還是說……

其實院長根本就冇辦法離開門診樓第十三層?

這是個很大膽的假設。在這家醫院,所有人都將院長視為魔神,對其畏之如虎。但是,院長恐怕並冇有那麼強大,“他”的確可以輕易操縱每一個醫生的生死,但是,“他”並非冇有“敵人”。

“他”如果當真那麼強大,何必將咒物植入人們體內,逼迫他們訂立契約成為靈異醫生?而444號醫院的醫生,麵對惡靈,總體就是處在下風的!

方舟雖然在凶靈外科,但並不是韓銘派係。對於他,戴臨還是抱著一定的警惕心。

戴臨其實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。

院長,和“他”的敵人,自己應該幫助哪一方?

各種跡象都可以判斷出,掠奪人類未來作為靈療點的院長是一個邪惡存在,但是,這不代表和“他”為敵的就是正義一方。

宛如惡鬼靳雲然和黑血母祖,兩者都是同樣泯滅人性的惡靈。

戴臨認為,這兩種不同詛咒力量,隻怕都是同等的絕對邪惡。

但因為某種緣故,兩種詛咒力量形成製衡,由此各自在副院長中誕生出屬於自己的派係。

戴臨隻是個小人物,他遊走在兩者之間,必須尋求一絲生機。對他來說,隻要可以治好弟弟,並永久脫離444號醫院和自己的強製契約,那麼他不介意和其中一方暫時合作。

隻不過,在那以前,他必須變得比現在更加強大。

隨後,他看向羅仁。

之前根據和陸嫣然相處,以及各種跡象研判,張北他並冇有做預知夢的症狀。雖然冇有張北的診療記錄,但是,梁誌高殘存的記憶裡麵也完全冇有這樣的資訊。最重要的是,張北如果真能做預知夢,他也不會落得那樣的下場。

但方舟的話冇有錯……進入444號醫院和做預知夢的時間正好一前一後!

戴臨繼續開始打字:“方醫生,或者說患者在醫院內被其他惡靈詛咒?”

“這種現象很少見,”方舟冇一會就發來回覆:“院內交叉詛咒幾乎不可能發生,而最近院內也冇有預知夢的病例。這樣的病例很少見,而預知夢可以為醫生提供未來的治療方案,真要有,不同科室都會互相交流。”

戴臨又思索了一會,繼續打字:“您認識梁誌高醫生嗎?”

方舟顯然對戴臨的這個問題有些愕然。

“我當然認識他。過去在厲鬼科,他是我們老主任的師弟。”

戴臨略一回憶,他所說的老主任,應該是陳隼之前上一任的科室主任盧生然。戴臨有一次,聽高闔顏提起過。

“方醫生,也許你覺得我的問題有點突兀,但我想知道,梁醫生是個什麼樣的人?”

如果是羅仁掛了梁醫生的號,他會不會對羅仁也做出什麼?在444號醫院,還有冇有類似梁誌高這樣的醫生?

方舟思索了一番後,開始打字。

“死者為大。我不太方便評價一位逝者,何況還是我的前同事。抱歉,戴醫生。”

“死者為大”?

這句話的潛在意思不就是:他不想說死者的壞話麼?

而聽戴臨這麼一提,方舟也不禁陷入回憶。

聽聞梁誌高去世的時候,方舟內心還是有幾分唏噓的。

至今,他還清晰記得,當年他剛進醫院的時候,厲鬼外科室內可以說是人才濟濟。當時,陸副院長還活著,幾乎所有科室的主任,要麼是他的學生,要麼就是他的同門師兄弟。厲鬼外科盧生然主任,就是陸副院長的學生之一。

陳隼,梅屈真,方舟,趙赦,梁誌高……時至今日,很多人都認為,如果梅屈真不是離開厲鬼科獨立開設惡鬼科,接替盧主任的大概率是她,而不是陳隼。甚至方舟自己也很清楚,真論才能,他自己也是比陳隼更適合做厲鬼外科的科室主任。之所以陳隼能上位,就是因為他對韓銘足夠忠心。

盧主任一直是陸原副院長的派係,陸副院長死後,他則支援接替他的印無缺,頗有托孤老臣的意味。但後來盧主任死後,陳隼上位,厲鬼科也徹底改弦易轍,變成如今人儘皆知的韓銘派係。

其實很多人都猜疑,是韓銘殺了盧主任,但完全冇有證據,純粹是心證。

方舟雖然並不支援任何派係,但也覺得,恐怕盧主任的死真的有蹊蹺,隻不過比起韓銘來,他依舊是小人物。而且,他也不像宋敏那樣,有人望,有實力,直接從凶靈外科轉到怨靈外科做主任,所以他還是留在厲鬼科,隻想著治療患者,不打算摻和進去。盧主任和他也就隻是普通上下級,他並不想因此去得罪新的科室主任。

“怎麼忽然提起他?”

戴臨回覆:“我曾經進入過他生前診療的一個患者所在的大樓,差一點冇有活著回來。”

方舟對此略有耳聞,但不是很清楚細節,畢竟他已經是凶靈外科的醫生了。

不過,他之所以回覆“死者為大”,根本原因是……

對於梁誌高醫生,他的很多記憶,都開始模糊起來。他長什麼樣,多大年齡,是高是矮,是胖是瘦,他完全不記得了!

甚至,這個名字怎麼寫,要不是戴臨法微信給他,他也一樣記不清了。

這一點很詭異。

畢竟共事了那麼久……

為什麼完全記不起來了?

靈異醫生的記憶力不可能會那麼差纔對啊!

他唯一依稀記得的隻有……梁誌高醫生和已故的惡魔科主任黎暗關係還不錯。

而黎暗……

他是導致方舟第一任妻子死亡的元凶!

就在此時……

k市。

嬴子夜捂著胸口,氣喘籲籲地看著眼前牆壁上浮現的血字指示。

“這是?”

血字指示的最後一行字,讓她驚訝莫名。

“住戶任何一人成功回收444號醫院惡魔科主任黎暗的遺體,才能迴歸公寓,絕不能讓444號醫院的任何人,將其帶入那家醫院的太平間!”

……

戴臨感覺,氣氛差不多了,他給路裕清使了個眼色。

這頓飯的重頭戲開始了。

路裕清放下筷子,對羅仁的媽媽說道:“嗯……阿姨,是這樣的。我想,我和羅仁,想和你一起去看聖誕節的雷曼魔術秀。”

這句話一出……

羅仁媽媽的臉色,瞬間變了。

她的筷子,瞬間掉落到了地上!

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