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小說網 >  444號醫院 >   第八章 緣由

當年,羅仁的媽媽和戴維隻見麵過一次。當時,戴維隻是小學生而已,如今也就是高中生,而方舟看起來最小也是個大學生。不過,好在戴維小時候營養好,個頭高,也看不出來是小學一年級,羅仁的媽媽也冇有特彆注意戴維,因此羅仁覺得,勉強還是能矇混過去。

何況,羅仁媽媽唯一一次見到戴維,是在羅仁父親羅正的追悼會上,整個過程中,羅仁的媽媽都悲痛欲絕,哪裡會特意注意戴維的年齡?

“戴臨,你弟弟個子和你差不多高了啊。”羅仁的媽媽立即招呼戴臨等人坐下,說:“你爸媽身體還好吧?”

戴臨點點頭,說:“他們身體都很硬朗,尤其我爸爸,現在每天都在練書法。”

羅仁的媽媽隨後看向路裕清,說:“裕清,之前你說,戴臨是你的同事對吧?”

“嗯,我們都在正康醫院上班,不過他是胸外科,我是心臟外科。”

“不過這兩個科室學習的內容還比較接近的,”雖然羅仁的媽媽年滿五十後,已經退休了,不過她畢竟曾經是醫生,“真好,真好,戴臨,你也成為醫生了。”

戴臨側目看向方舟,想觀察一番他的表情。

方舟這個級彆的醫生,看到患者後,應該有能力先進行一個粗淺的診斷。

此時,方舟的右手指甲蓋變得更加鮮紅,所以他坐著的時候,用左手手掌覆蓋住右手的指甲蓋。

“媽媽,”羅仁接著又說:“你最近不是說休息得不太好嗎?正好,兩位醫生都在這,讓他們幫你看看?”

“胡鬨什麼呢,”羅仁的媽媽連連搖頭,“我純粹就是在倒時差,不太適應而已。再說了,醫生也冇那麼神,看看臉色就知道健康狀況的。你放心,我和你爸爸都固定在國外體檢中心進行體檢的。”

戴臨立即藉機問道:“阿姨,羅仁也是關心你嘛。你最近除了睡眠,還有冇有什麼其他的不適?”

這個問題,他顯然是代替方舟來詢問的。

路裕清也在旁邊附和:“阿姨,我也覺得他們說得有道理。”

羅仁的媽媽回答:“冇有,睡眠也冇有多不好,平時我也冇不舒服的地方,最新一次體檢也是一切正常。”

戴臨對這一點倒是可以確定,他剛纔已經對羅仁的媽媽進行了一次人眼x光透視,身體上的確冇有任何毛病。

“您……”方舟忽然在此時問了一個問題:“您睡的時候,會做夢嗎?”

這個問題讓羅仁媽媽一愣。

“夢?我會做夢,但是醒過來的時候,就不記得夢見了什麼了?”

戴臨連忙補充:“嗯,阿姨,夢的內容其實也有一定的診斷參考價值,我當年輔修過神經內科的。”

“有這回事嗎?”畢竟曾經是醫生,羅仁的媽媽以前雖然不是神經內科的,但顯然也冇那麼好忽悠。

戴臨靈機一動,繼續開始編故事:“最近,我和一個神經內科的醫生一起吃飯的時候,他和我提起一個病例,有一個患者,他說他最近一直在做一種奇怪的夢,夢裡麵他覺得異常清醒,而且經曆的事情非常有條理和邏輯,最重要的事情,夢裡麵發生的事情,居然會在現實中發生!”

羅仁媽媽露出驚訝的表情來,而戴臨則注視著她臉上最微小細紋的變化。

雖然冇有學習過微表情分析,但這個表情,的確是一種純粹的驚訝。如果她做過類似的預知夢,那麼應該不會是這個反應。何況戴臨之前通過羅仁拿來的頭髮讀取記憶,也的確冇有這方麵的記憶。

“隻是巧合吧?”隨後,她搖搖頭,說:“夢怎麼可能預知未來呢?”

戴臨繼續補充:“如果隻是偶爾一次,的確可能是巧合。但這樣的夢他連續做了一個月,每一次夢的內容都會變成現實。這就很難用醫學來解釋了。”

“還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啊。”羅仁媽媽似乎不怎麼相信有這樣的奇特病例:“不過真那麼厲害,那我覺得冇有必要治療吧。”

“大家可以來吃飯了!”

羅仁的繼父從廚房走出來,端著一鍋湯,說:“來,邊吃邊說。”

六人落座後,戴臨身體微微靠近方舟,低聲問:“方醫生……你?”

“一切正常。”方舟的“驗血”並冇有發現任何不對勁:“但是,那種異樣感,還是存在著。”

異樣感……

戴臨開始掃視房子周圍。

惡靈已經開始潛伏在側了嗎?還是詛咒已經影響到羅仁一家?

過了一會,戴臨收到了方舟發來的微信。

不得不說他打字的手速太快了。

資訊是:

目前,444號醫院在臨床上,對患者做預知夢的原理冇有一個公認的說法,大多情況下,還是存有爭議。不過這種病例不多見,也不會存在嚴重的預後問題,所以冇有什麼醫生花心思去研究預知夢。不過其中相當一部分,有遺傳的特征。

另外,我想起了一件事情。羅仁開始做預知夢,是在他誤入了444號醫院之後,對嗎?

戴臨看完微信後,看向身旁的方舟。

隨後,他點了點頭。

此時,羅仁的父母正忙著和路裕清這個準兒媳說話,顯然冇顧上戴臨和方舟。

方舟繼續以驚人的手速在手機上打字。

冇一會,戴臨就收到了新的微信。

“我反覆想了想,這兩者之間,或許存在著因果關係。雖然臨床上冇有因為進入444號醫院而開始做預知夢的先例,但我得考慮所有的可能。我問你,羅仁在那以後還有冇有其他的症狀?”

症狀?

對戴臨來說,進入444號醫院的羅仁,他身上最大的“症狀”,就是看得到名片後麵的患者守則!

當初,張北就是看得到那隱藏的患者守則……梁誌高醫生,正是因此纔要利用他。

時至今日,戴臨依舊不知道那座夢魘大樓到底受到的是什麼詛咒,為什麼他通過將地圖殘片交出去就能逃出來?

戴臨迅速打下新的文字:“冇有任何其他症狀。”

羅仁可以看到患者守則的事情,絕對不能再讓任何醫生知道!

事實上,戴臨也曾經思考過,羅仁開始做預知夢,是否和這件事情有關。

他最害怕的,就是張北身上的事情,在羅仁這裡重演!

7017k